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为保证更佳的浏览体验,请点击更新高版本浏览器

以后再说X
NEWS

公司法律

公司法律

竹田盛安金属制品(大连)有限公司、乔伊斯(大连)精密部件有限公司加工合同纠纷民事二审民事判决书

作者: 发布时间:2021-08-31 21:34:32 点击:177
(2021)辽02民终700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竹田盛安金属制品(大连)有限公司。住所地:大连市保税区十三里工业新区富岭路3-1号-1。
法定代表人:王海松,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隋军,辽宁王善忠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晓琳,辽宁王善忠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乔伊斯(大连)精密部件有限公司。住所地:大连市金州区中长街道东风村冯家屯332-1号平层。
法定代表人:渠江龙,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绅隆,辽宁邦德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竹田盛安金属制品(大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竹田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乔伊斯(大连)精密部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乔伊斯公司)加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大连市金州区人民法院(2021)辽0213民初183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21年8月16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竹田公司上诉请求:一、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反诉请求,支持上诉人的一审诉讼请求或发回重审。二、本案全部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主要理由为:1.一审判决认定被上诉人的客户哈尔滨固泰电子有限公司因质量问题拒绝接收52789件电泳产品,并将此部分产品的加工费10490元在上诉人诉请中进行了扣除,证据不足。被上诉人仅通过自列清单的方式主张哈尔滨固泰电子有限公司挑选出了52789件电泳产品存在质量瑕疵,属于不达标产品,但根据被上诉人提交的哈尔滨固泰电子有限公司向其出具的发票标注为“非竹田电泳件,冲减不良品及三倍索赔6148元”,可见在2017年8月时被上诉人委托其他公司加工时已经存在大量不良品,被上诉人所称不合格产品与上诉人无关。被上诉人应当向上诉人全额支付加工费80069元。2.上诉人对于降价损失不予认可。首先,被上诉人无证据证明其向案外人哈尔滨固态电子有限公司销售的产品与上诉人加工的产品系同一批次。在一审中,被上诉人仅提供了其与案外人哈尔滨固态电子有限公司在2015年2月签订的采购合同,采购数量为43万件,而上诉人与被上诉人是在2017年10月12日签订的合同,加工数量为405091件,故无论从时间跨度还是电泳个数均与案涉加工的交易不符。说明被上诉人不仅委托上诉人为其加工电泳,还委托了其他公司加工,且从其所提供的与案外人的订购合同等证据来看,根本无法证明其与案外人哈尔滨固态电子有限公司交易的电泳系由上诉人加工的。故被上诉人与案外人的交易与上诉人无关。其次,被上诉人没有提供证据证明降价系因质量问题导致。而且降价10%也是被上诉人与案外人协商的,从未经过上诉人的确认,被上诉人提出的价格下调,是案外人的商业压价行为,与竹田公司的加工过程无关。3.上诉人不认可应赔偿被上诉人24171元人工费。从被上诉人同案外人哈尔滨固态电子有限公司的往来邮件可知,被上诉人雇人挑选的不良品中除电泳工序导致不良外,还存在划伤、磕伤、孔洞变形等情况,上述问题不是因为电泳加工造成的,在不能明确因电泳工序造成产品不良比例的情况下,被上诉人要求上诉人承担全部挑选费用,显失公平。
乔伊斯公司辩称,不同意上诉人的上诉请求,服从一审判决。主要理由为:1.上诉人交付的产品存在严重质量问题,包括肉眼可见的外观性不良,例如划痕、气泡、漆面留痕,这都是合同内明确禁止的。上诉人在出厂前应对加工产品进行选别,但上诉人没有进行选别。还有一种瑕疵是产品厚度不良,上诉人交付的产品厚度明显低于合同约定的23-28um。这种不良品需要专业仪器测量选别,选别成本很高。厚度不良品在与客户商议之后,进行了降价处理。这种不良发生原因是上诉人的生产管理及工艺问题所造成的。2.根据合同约定,按照客户要求包装,并要求加工方在送货单上附带质检报告。但上诉人没有提供过一份质检报告。上诉人对生产过程完全是放任状态,既没有测量产品的厚度,也没有保证不良品的流出率和检出率,如果及时发现调整改正不良品也是可以的,但上诉人在生产之后不检查,将良品与不良品混杂在一起,任凭流出。甚至被上诉人对产品进行筛检之后,选出了不良品让上诉人维修,上诉人都不进行维修,这是被上诉人不能接受的。由于上诉人交付的产品存在质量问题,严重影响了被上诉人对客户的出售,给被上诉人带来巨大损失。3.上诉人逾期交货,构成违约。4.不良品数量52789件并非被上诉人自列清单,而是上诉人提供货物402865件,减去被上诉人纳品总数量350076件所得,而纳品的总数量是根据客户出具的正规发票数量计算所得的。5.双方的合同是2017年10月12日签订的,至于前期在选择合格的供应商时,是需要让考察的供应商进行相应的试生产,这些产品早已发往哈尔滨固态电子客户了,与本案的产品没有存在混同,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签订合同之后,所有的产品都是上诉人进行的加工供货。虽然数量43万与本案现有40万有一定的差异,但算上前期试生产的数量也基本相符。被上诉人在一审提供了双方法定代表人的通话录音,上诉人法定代表人对于人工选别、降价处理等事项全部知情。
竹田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乔伊斯公司给付加工费80069元及逾期利息(逾期利息计算方式:自2018年7月17日起至判决生效时止,按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计算)。
乔伊斯公司向一审法院提出反诉请求:竹田公司支付挑选不良品人工费损失34657元、产品差价损失55621.90元、成本损失费33511.51元。
一审法院查明,2017年10月12日,竹田公司(乙方)、乔伊斯公司(甲方)签订委托加工合同,约定:1.甲方委托乙方加工电泳产品,加工数量、款式标准、质量要求由乔伊斯公司提供,价格为0.2元/个。2.按订单计划委托乙方为其加工甲方电泳产品。3.甲方按月提供生产计划给乙方,计划若有变更必须提前3个工作日以书面形式向乙方落实订单变更,包括加工款式、数量、技术要求、交货时间等。4.加工过程工序质量控制工作由乙方全权负责。5.乙方根据甲方质量要求加工上述产品,加工产品到位2个工作日后乙方保证每日供货10000件以上,必须保质保量(膜厚23-28μm、外观均匀无气泡、无漏底、无流痕等)。6.完成品按照客户要求进行包装,包装材料由客户提供。每批货物需乙方在送货单上标注数量,并附带质检报告。7.付款结算:甲方在产品生产完成质量检验合格签收后,依月份结算,甲乙双方于当月25日前确认实际生产交付数量,乙方在当月30日前向甲方开具增值税发票,甲方在收到发票后3个月内将上述款项全数汇至乙方银行户头。8.合同签订后,2017年10月至2018年7月,竹田公司为乔伊斯公司加工电泳产品402865个,加工费80069元。2018年5月19日及21日,竹田公司、乔伊斯公司就前期竹田公司加工的25.2万件产品以对账单的方式确认,该对账单显示:乔伊斯公司向竹田公司提供加工产品的时间分别为2017年10月25日、26日、28日、12月17日、25日、2018年1月5日、3月27日、4月4日、4月11日,竹田公司向乔伊斯公司返货(加工完成的产品)日期分别为2018年4月11日、14日、5月2日、7日、12日、18日。2018年1月26日12时44分,竹田公司质检课李延斌向乔伊斯公司经理丛晶鑫发电子邮件,内容为:“1.产品生产状况:完成品在库:35000件,待选别产品425000件,班产计划:10000件,影响班产因素:a人员不足(临近春节招工困难)加班对应生产的效率低;b该产品链速慢,且吊具相互间留有一挂的距离,日生产不良率:15%,不良项目:漆面留痕、气泡、划伤,不良改善:a增加设备保温装置;b对电泳后产品吹水加强手法指导。2.交付计划:在2月5日计划交付15万-20万件。”同日13时35分,乔伊斯公司经理丛晶鑫回复该邮件并抄送竹田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海松内容为:“请再次确认,2月5日是否一定能交货,合格品15-20万件如果不能按计划交货,贵司当如何做应急处理?是否有应预案?”竹田公司未回复。2018年2月5日、3月6日、3月9日、4月9日,乔伊斯公司经理丛晶鑫向竹田公司质检课李延斌发邮件并抄送竹田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海松均为催促交货。其中4月9日邮件内容为“要求贵司:本周四,4月12日前,务必交齐14拖合格的电泳壳体,数量总计220500件,到我公司院内(每托盘105箱,每箱150件壳体)全部打好包装,拉伸膜缠绕。委托贵公司加工的壳体,真是千呼万唤始出来,这是第一次交货,请贵司一定配合好,如有问题提前联络。”2019年3月5日乔伊斯公司经理丛晶鑫向竹田公司质检课李延斌发邮件内容为:“2017年10月至2018年贵司为我司电泳壳体件共计40万,已全部按合格品交付我司。2018年7月,贵司王海松经理亲自到我公司现场,测量电泳壳体,承认壳体泳层不合格。我们双方为此事开了几次碰头会协商,贵司始终不同意对不良品进行返泳,并希望我们上游客户可以接纳此批电泳件(详见不良品通知单)。2018年11月,我公司批量发货给上游客户,客户反映电泳件存在两个问题:1.外观不良;2.涂层厚度偏小(详见客户不良通告)。客户处理意见:1.外观合格品电泳涂层偏薄,减价10%接收;2.库存产品全部排查挑选,需贵司出人工费,具体费用根据当地市场行情商定。排查出的外观不良品,需要贵司返泳处理;若贵司坚持不同意返泳处理,则我司会做报废处理,贵司需按售价0.935元/个赔偿我司损失。3.外观合格品但电泳层偏薄,客户减价接收,减价的损失,需要贵司赔偿。”2019年4月6日乔伊斯公司经理丛晶鑫向竹田公司质检课李延斌发邮件并抄送竹田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海松内容为:“2018年8月2日,我公司通过邮件给贵司发送《不良品通知》,此不良品通知是基于贵司王海松经理亲自到我公司现场测量了不良品得出的结论。并且渠总亲自到贵司与王海松经理协商,此批不良可以通过挑选和返泳方式解决。但贵司未有配合,仅表达出希望我司客户让步接收的意见。2018年11月,我司客户反馈,电泳涂层偏薄及外观不良问题至今,已有半年多时间了,今天再次给贵司发邮件,希望贵司本着诚信经营理念,双方坐下来解决质量问题,争取把我们双方的损失都降到最低。我方建议:贵司派人入驻我司挑选不良品,包括外观不良和涂层不良。挑选出的不良品贵司带回去返泳。希望贵司今年5月底之前完成挑选工作。若此次贵司还是不愿出来解决问题,我们唯有寻求法律途径的保护了。”2019年9月9日,乔伊斯公司法定代表人渠江龙与竹田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海松电话联系,确定竹田公司加工的电泳产品存在质量问题,双方商议,在大连未选别的产品由竹田公司选别返泳,在哈尔滨的产品存在质量问题的情况下,客户只能降价接收,单价将从0.935元降至0.8元),在哈尔滨的产品选别人工费为每人每件6分,现场管理费为每月2500元。嗣后,乔伊斯公司按竹田公司要求拟定《关于质量问题处理协议》,并通过竹田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海松微信发送,其确认接收后未有回复意见。2020年1月16日乔伊斯公司经理丛晶鑫向竹田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海松发邮件内容为:“竹田公司为我公司电泳的宝来壳体402865件,因电泳涂层厚度未达到合同要求,导致电泳产品不合格,经我公司多次协商,客户同意降价接受,每个降价0.135元,降价直接损失54386元。并且此批电泳件还有外观严重不良的情况,客户要求我公司全部挑选,选出合格品才能接受入库。截至目前,40多万件壳体已全部挑选完毕,挑选人工费总计2.4万元,现场管理人员工资4个月1万元,不良品返货运费1600元,费用合计3.56万元。挑出电泳外观不良件5.3万件(不良原因:漏底、麻点、橘皮、掉漆、小孔电泳漆堆积等),客户要求我们返泳,在2020年3月交货。请王总年后立即安排生产,把这5.3万件电泳不良品返泳完毕,顺利交货。客户取消订单,一切损失贵司负全部责任。”另查,2018年11月26日,因乔伊斯公司为哈尔滨固泰电子有限公司提供的由竹田公司加工的案涉电泳产品存在质量问题,该公司以邮件方式向乔伊斯公司发出不合格通报,内容为:“贵公司报备待消耗的40万新宝来二代壳体小批量到货3120只,批次20181112,经抽检近百只壳体,发现外观不良,无法接受的比例为14%左右,具体可参见附图。同时,在测试镀层厚度时发现偏小,要求20-30μm,但实测范围集中在16-21μm。该批次产品已判断不合格,稍后会要求驻场针对外观不良问题进行挑选,但针对镀层厚度不合格问题,我司建议评审放行,但会对该批次产品进行10%扣款处理。现需要贵公司进行内部排查,第一确认贵公司实测镀层厚度情况,若要满足要求,则需要双方共同核实测量的有效性;第二对于目前外观不良,比例很大,贵司必须对厂内产品进行自检处理。”2019年8月1日该公司再次以邮件形式向乔伊斯公司发出不良通报,内容为:“今日使用贵公司到货20190709批次新宝来二代壳体,是贵公司经过挑选后到货的第一批物料,到货抽检结果未发现明显不良,但在今日现场使用过程中使用3000余只,出现电泳不良60-70只,主要不良如附件图片所示,存在严重的麻点和针孔,个别壳体存在划伤、磕伤以及漏底情况,产线无法接受这种不良,现场已停产、调产,请协调人员针对目前固泰产线以及库房剩余产品进行拣选处理。另外,对于贵公司库存(包括哈尔滨暂存区)不仅仅需要针对漏底进行挑选,还需要对于麻点、针孔等同类不良进行筛选后再发货固泰,同时请注意挑选过程中划伤、磕伤情况。”2019年8月7日该公司再次以邮件形式向乔伊斯公司发出不良通报,内容为:“贵公司到货新宝来二代壳体外观不良问题,上周五渠总带人到厂对20190709批次剩余库存进行挑选,库房内不良品共计937只,产线使用过程中出现不良114只,现场已经临时挑选。昨日使用20190726批次,仍出现严重大面积麻点和针孔情况,库房内挑选4716只产品不良705只,产线共使用5280只,其中渠总到厂后挑选278只。昨日到货20190803批次批次,抽检240只,暂未发现明显不良,其中如附件图所示的划伤、磕伤可以接受,但需要贵公司在挑选过程中进行补漆处理,而对于麻点和针孔的不良情况,壳体正面无法接受,但侧面最大可接受15以内面积。以上原材料库房的不良品会做出返厂处理,而产线的不良品,除贵公司到厂挑选数量外,其余均会按照现场不良品进行3倍索赔处理。”2019年8月29日,该公司再次以邮件形式向乔伊斯公司发出不良通报,内容为:“贵公司今日到货新宝来二代壳体,批次20190823,数量14400只,入厂抽检外观再次发现不良问题,漏底且严重划伤,该批次物料已经判定不合格,请协调人员到厂挑选或者固泰直接将货物退回处理。外观不良问题反复出现,自贵公司20190803批次明确挑选外观标准后,现场使用过程中还是会存在个别漏检情况,但本次到货抽检150只,发现7只不良,不良率较大,且外观问题严重,整批物料存在大量不良风险,请立即进行处理。”2019年9月4日该公司再次以邮件形式向乔伊斯公司发出不良通报,内容为:“昨日贵公司到货20190829批次新宝来二代壳体,数量36000,抽检200只外观,发现仍存在边缘划伤、掉漆状态,不良率2-3%,该种不良无法投产使用。已联系渠总,今日到厂结合上一批次产品共同进行挑选处理,请了解。并请核实贵公司目前剩余库存数量(未发往固泰)以及贵公司自检过程中的不良总数,请在一个工作日内给予回复。”再查,1.2018年12月24日至2020年2月24日,乔伊斯公司降价处理竹田公司加工的电泳产品,损失金额为55621.90元。2.竹田公司为乔伊斯公司加工的电泳产品因质量问题需要人工拣选,拣选数量为402865件,拣选单价为0.06元,合计人工费24171.90元。
一审法院认为,竹田公司、乔伊斯公司签订委托加工合同书并履行,双方形成加工合同关系。竹田公司、乔伊斯公司对加工的电泳产品类型及数量无争议,但乔伊斯公司主张竹田公司加工的产品存在质量问题、未按期交货等导致损失,并提供了与竹田公司往来邮件及客户不良品通报邮件等证据予以佐证。2018年5月19日及21日,竹田公司、乔伊斯公司就前期竹田公司加工的25.2万件产品以对账单的方式确认,该对账单显示:乔伊斯公司向竹田公司提供加工产品的时间分别为2017年10月25日、26日、28日、12月17日、25日、2018年1月5日、3月27日、4月4日、4月11日,竹田公司向乔伊斯公司返货(加工完成的产品)日期分别为2018年4月11日、14日、5月2日、7日、12日、18日。结合2018年1月26日12时44分,竹田公司质检课李延斌向乔伊斯公司经理丛晶鑫发电子邮件、同日13时35分,乔伊斯公司经理丛晶鑫回复该邮件及2018年2月5日、3月6日、3月9日、4月9日,乔伊斯公司经理丛晶鑫向竹田公司质检课李延斌发邮件并抄送竹田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海松均为催促交货内容,及4月9日邮件要求竹田公司务必于4月12日前交货的内容,可以印证竹田公司存在未按合同约定时间交货的事实。关于质量问题,结合哈尔滨固泰电子有限公司向乔伊斯公司发出的不良品通报、乔伊斯公司向竹田公司发出的产品存在质量问题要求解决的邮件、乔伊斯公司与竹田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海松协商解决质量问题的通话录音,可以确认:1.竹田公司加工的电泳产品存在质量问题。2.乔伊斯公司要求竹田公司返泳解决,竹田公司没有履行。3.哈尔滨固泰电子有限公司要求对案涉电泳产品进行拣选,对部分产品降价10%接收。4.乔伊斯公司已告知竹田公司拣选费用及降价处理情况,竹田公司认可。故乔伊斯公司主张竹田公司提供的案涉产品存在质量问题的意见,一审法院予以采纳。《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六十二条规定,承揽人交付的工作成果不符合质量要求的,定作人可以要求承揽人承担修理、重作、减少报酬、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在乔伊斯公司多次要求竹田公司将案涉产品返泳解决质量问题,而乔伊斯公司不予回应的情况下,为避免损失扩大而降价处理且乔伊斯公司与竹田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海松协商解决质量问题的通话录音中竹田公司也认可,故乔伊斯公司因降价造成的损失,竹田公司应当赔偿。因质量问题产生的拣选费用竹田公司亦应承担。竹田公司要求乔伊斯公司支付加工费中,哈尔滨固泰电子有限公司因质量问题拒绝接收的52789件电泳产品的加工费因质量未达到标准而不应支付,该部分加工费为52785÷402865×80069元=10490元,此外的加工费,乔伊斯公司应予支付。竹田公司主张乔伊斯公司自2018年7月17日起至判决生效之日止,按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计算逾期利息的诉讼请求,因乔伊斯公司未付款系竹田公司加工的案涉产品存在未按约定交货及质量问题,特别是质量问题,经乔伊斯公司多次提出解决建议,竹田公司均无回应,导致质量问题长期未得到解决,故竹田公司此项诉请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一审法院不予支持。乔伊斯公司要求竹田公司赔偿该52785件产品因报废产生的成本损失,因其未能提供充分可信的证据佐证,一审法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二百五十一条、第二百六十二条、第二百六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第一条第二款规定,判决:一、乔伊斯(大连)精密部件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支付竹田盛安金属制品(大连)有限公司加工费69579元。二、竹田盛安金属制品(大连)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赔偿乔伊斯(大连)精密部件有限公司人工费24,171.90元、降价损失55621.90元,合计79793.80元。三、驳回竹田盛安金属制品(大连)有限公司及乔伊斯(大连)精密部件有限公司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901元、反诉案件受理费1390元,合计2291元,由竹田公司负担1016元,由乔伊斯公司承担1275元。
二审审理过程中,被上诉人提交三份其与上游客户哈尔滨固泰电子有限公司的邮件往来,拟证明其与上游客户的订购合同虽然是在2015年签订的,但一直履行至2019年。哈尔滨固泰电子有限公司收到的电泳产品均系由上诉人加工的。本院经审查认为,该份证据发生在被上诉人与案外人之间,且邮件内容本身并未能体现被上诉人主张的事实,本院对上述证据不予采信。上诉人未提交新证据。
本院经审理,对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另查明,2019年9月9日,上诉人法定代表人王海松与被上诉人法定代表人渠江龙在通话中有如下内容:渠江龙说:“挑选费用,包括现场管理人员,每件6分钱,这个费用,王总,应该由你来承担70%”。王海松对该问题表示:“那没办法,我该承担也得承担啊”。在该次通话快结束时,王海松要求渠江龙把整个费用、损失等问题书面确认出来。渠江龙表示第二天上午会将协商内容书面微信发送给王海松。9月10日,渠江龙通过微信向王海松发送《关于质量问题处理协议》,该协议系由被上诉人单方草拟,其中在“关于电泳泳层不够的降价处理意见”部分,被上诉人表示“降价损失,我司(乔伊斯公司)承担30%,贵司(竹田公司)承担70%”。上诉人的法定代表人王海松收到该份协议后,未给予回复。
本院认为,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签订的《委托加工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内容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应为有效。上诉人已向被上诉人交付了加工后的电泳产品402856个,根据合同约定,被上诉人应支付的加工费金额为80069元。被上诉人拒付加工费的理由为上诉人加工的产品存在质量瑕疵。为此,被上诉人提供了多封与上诉人沟通如何解决质量问题的电子邮件以及与上诉人法定代表人的通话录音,从上述证据内容可以认定上诉人交付的电泳产品确实存在不同程度的质量问题,且上诉人亦派相关人员到现场进行了查验,上诉人对于上游客户的降价接货以及为了挑选不良产品已产生了必要人工费的事实是知晓的,且从未在邮件或通话中对上述事实提出异议。故,上诉人主张被上诉人的上游客户哈尔滨固泰电子有限公司所反映的不良产品并非全部由其加工的,没有证据支持,本院不予采信。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六十二条的规定,承揽人交付的工作成果不符合质量要求的,定作人可以要求承揽人承担修理、重作、减少报酬、赔偿损失等违约责任。故,被上诉人在应给付加工费的同时,有权向上诉人主张因产品质量问题而给其造成的损失。被上诉人主张的损失主要包括人工费和上游客户降价收货给其造成的利润损失。根据被上诉人在一审提交的其与上诉人法定代表人的通话录音和微信记录,被上诉人同意自行承担上述损失总额的30%。
关于人工费,被上诉人在一审提交了两份单方制作的人工费支付汇总表,被上诉人主张共挑选了402865件(319450件+83415件)电泳产品,共支付人工挑选费34657元(29257元+5400元),上诉人应承担其中的70%,即24259.90元,一审认定上诉人应支付24171.90元,被上诉人对该笔费用未提出上诉,故,本院对人工费金额不予调整。经过人工挑选出的52785个不良电泳产品,被上诉人曾在电子邮件中要求上诉人返泳处理后再交货,但被上诉人至今未取回修复,故,一审将此部分的加工费10490元在上诉人诉请中进行扣减,符合法律规定。
关于上游客户降价收货的损失,上诉人虽然对于被上诉人主张的具体降价损失金额不予认可,因为该损失计算涉及到被上诉人与上游客户哈尔滨固泰电子有限公司的最初约定和最终结款等证据,但被上诉人已将降价的标准和事实以书面形式,即《关于质量问题处理协议》发送给了上诉人,但上诉人未给予任何回复。在上诉人未提出相反证据推翻被上诉人主张的损失金额的情况下,本院采信被上诉人主张的降价损失金额55621.90元,上诉人承担该笔损失的70%,即38935.33元。
综上,上诉人竹田公司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应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大连市金州区人民法院(2021)辽0213民初1830号民事判决第一项;
二、撤销大连市金州区人民法院(2021)辽0213民初1830号民事判决第三项;
三、竹田盛安金属制品(大连)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乔伊斯(大连)精密部件有限公司人工费24,171.90元、降价损失38935.33元,合计63107.23元;
四、驳回竹田盛安金属制品(大连)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五、驳回乔伊斯(大连)精密部件有限公司的其他反诉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901元,由乔伊斯(大连)精密部件有限公司负担783元,竹田盛安金属制品(大连)有限公司负担118元。一审反诉案件受理费1390元,由竹田盛安金属制品(大连)有限公司负担708元,乔伊斯(大连)精密部件有限公司负担682元;二审案件受理费3287元,由竹田盛安金属制品(大连)有限公司负担2599元,乔伊斯(大连)精密部件有限公司负担688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王 迪
审 判 员  王 歆
审 判 员  王家永
二〇二一年八月二十六日
法官助理  王秀颖
书 记 员  黄月妍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热线电话

13676937363

上班时间

周一到周五

公司电话

13676937363

二维码
线